金湖县家长的恐慌“我们逃过了假疫苗却逃不过

澳门新萄京直营赌场-vip8455.com
HOTLINE:

13978789898

金湖县家长的恐慌“我们逃过了假疫苗却逃不过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19-01-24

  

  小县城人张自强的生活变化,始于一则通报:1月9日,查明淮安市金湖县共计145名儿童接种了过期脊灰疫苗,17名相关接种人员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同一天,张自强查到儿子张晓在金湖县接种的麻腮风疫苗和乙脑疫苗,也都已过期。

  与张自强一样,王晓丽的孩子也不在官方通报的145名儿童之列。当晚,翻开两个孩子的疫苗免疫接种记录,一个接一个地输入疫苗批次号,发现“两个孩子,都各被注射了一针过期疫苗”。

  更多的家长们自查发现,自己的孩子也曾被注射过过期疫苗。家长们的恐慌在金湖县蔓延,随后在两天后集中爆发。1月11日,金湖县的居民在县政府门前集访,讨要说法。

  张自强看到家长被打,很是气愤。“我们不是为了闹事,我们只想要个合理的解释,从查出有过期疫苗到现在,政府都没有给我们一个解释。”

  此前,张自强的生活,可以用“和谐”来形容:在金湖县出生,工作、结婚、生子,按部就班。平时按时接送儿子上下学,工作日去公司上班,下班晚了同住县城的父母帮忙接送儿子,下班了就回家吃饭。

  儿子张晓今年11岁。1月9号,张自强从疫苗快查平台查到儿子在2009年11月9日接种的麻腮风,已过期十多天,而在2008年12月31日接种的乙脑疫苗,早在4个月前就已过期。“我很害怕孩子以后出现问题,让孩子打了过期疫苗我真的对不起他。”张自强说。

  张自强这才想起,儿子曾在接种疫苗后,出现过两次过敏反应,“全身起红疹子”。不过,张自强从未想过是疫苗的问题,现在他也不能确定当时的过敏反应,跟过期疫苗到底有没有关系。

  李雅慧也在1月9号查出自己5岁的孩子曾被注射过期疫苗。21针疫苗,她一针一针地查。前五针,全都过期,当时的李雅慧快崩溃了。

  “要真的崩溃了我家孩子怎么办”。她冷静下来,继续往下查。之后,看到还有几针没过期,“居然还有点庆幸”。

  与张自强不同的是,李雅慧查出孩子的过期疫苗,都是在淮安市洪泽区注射的,而在金湖县接种的疫苗除了3针,其他的均未过期。

  庆幸之余,她已经不相信记录了。“在洪泽区接种的百白破疫苗两针都过期了,反而在金湖县接种的没有过期”,这令她怀疑金湖县的数据被改过。

  这种不信任的情绪在金湖县的家长中间蔓延。家长李兰没有查到两个孩子接种的疫苗有过期,但疫苗记录上,在2016年之前接种的疫苗都没有填写批号,“都是空白”。

  一时间,金湖县笼罩在过期疫苗的乌云下,官方的沉默,让弥漫着的愤怒、崩溃和不信任,在两天后集中爆发。

  1月11周五,金湖县下了一天小雨。李兰去了县政府门口。张自强也在那里。稍晚下班的李雅慧也正赶过来。

  这些去政府门前的家长,在雨里淋了很久。没等到官方的说法,却迎来了一场严阵以待的维稳。

  李兰手机存了几个现场视频。其中一个视频画面显示,一群身穿荧光色外套的男子排成一列,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拿着黑色的棍棒,将聚集在政府门前的家长往外围驱赶。另一个视频里,这些手拿盾牌的人,与身穿黑色“特勤”上衣的警察站在一起。

  在现场,李雅慧也看到一名身穿黑色上衣的男子手扬起,指着手拿盾牌的人。现场家长的嘶喊淹没了他的声音,没人知道,他说了什么,接着就被人拉进盾牌方阵里。原本“一”字形排开的方阵围着他变成了一个圈,他成了被群殴的一个中心点。

  更让她害怕的事情就发生在她的身边,自己的女同事手放在胸前,特警用盾牌和黑棍推她,她叫了一句“你凭什么推我”,就被拉到方阵里,后脑勺被打了一棍,肿起个包。

  “我们真的没想闹事,就是希望领导能给我们一个说法”,李雅慧说。当她看到方阵把围着的家长推散,还在县政府门前清出一条路来,她觉得再留下去也没有意义了,晚上9点,她回到了家。

  1月11日县政府门口的集访,王晓丽没去参加。她从微信群里目睹了,不断传来的图片和现场视频里,让她的心凉了。

  其中一个倒地的家长的头被踢,眉骨被打断了,脸上全是血的视频,让她心有余悸。

  她理解前去维权的家长。自己的两个儿子在此之前,先后被查到注射了过期疫苗。

  1月9号,她查到2年零5个月的大儿子王逸,在2017年8月9日自费接种的水痘疫苗早已过期8个月,又查到11个月大的二儿子王溪在2018年10月15日接种了当天过期的麻风疫苗。

  1月10日,金湖县政府发布了《关于黎城卫生院疫苗事件相关问题的答复》,对145名确认注射过期脊灰疫苗的儿童进行安置,而对其他对疫苗接种有疑问的家长,安排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进行专门登记并安排专人核实。如确认,由金湖县医院集团对因接种过期疫苗后身体出现不适的儿童,进行免费就诊并承担一切赔偿责任。

  在防保所,她看到,工作人员登记信息时十分随意。对已经查清楚孩子被注射了过期疫苗的家长,还有没有查清楚孩子是否注射了过期疫苗,甚至都不知道疫苗接种时间和批号信息的家长,工作人员不加区分,一并登记。

  王晓丽觉得“登记太简单太马虎了,毫无公信力可言”。查到自家孩子曾接种过过期疫苗的家长,迫切想要知道之后的处理措施,而在登记之后,政府都没有明确的回复。

  在2017年8月7日接种了过期水痘疫苗后,王晓丽的大儿子王逸回家不吃奶不吃饭,瘦得特别快,“那时是夏天,以为是天气太热,食欲不振没当回事”。当同龄的孩子可以自己小便时,已经2岁零5个月的王逸还在尿裤子。

  说起孩子,王晓丽控制不住自己的哭声。她也想去讨说法,但“怕一顿暴打”。12号上午,大批特警仍驻守在县政府门前。

  张自强儿子张晓没有再出现其他病症,可他仍担心孩子以后的身体,连续三天躺在床上闭着眼都睡不着觉。“白天上班时会想,晚上下班看到孩子更会想。”

  “以后该怎么办?”家长王晓丽发愁两个孩子都还小,以后还要不要继续打疫苗。

  联想到2018年长春长生假疫苗事件时,当时江苏省疾控中心公告称:问题疫苗没有流入省内,王晓丽说,“我们逃过了假疫苗,但没有逃过过期疫苗。”

  1月11日,在金湖县发生冲突的当晚,洪泽区妇幼保健院围满了前来讨说法的家长。

  此前,他已听朋友说洪泽查到过期疫苗。他用手机查到一个批号的疫苗在接种时已经过期两年,但其他的疫苗没有写批号,他去了妇幼保健院。一个负责药品进出库的工作人员跟他说,“有的疫苗需要写批号,有的不需要写。”

  田野在妇幼保健院等了一夜,也没查到自己孩子接种疫苗的批号和信息。“我很害怕小孩有后遗症。家长群里一直在传孩子打完疫苗全身起疹子,高烧不退”。

  他有理由担心,自己的孩子接种的疫苗有问题。在2016年初,孩子一天接种完两针疫苗后不久,突然开始发烧,发展到后来出现呼吸不畅、昏迷的症状。当天晚上,田野开车把孩子送到了150公里远的南京市儿童医院,医生告诉田野是病毒感染。

  出院后,田野发现孩子抵抗力特别差,“吹寒风就会感冒,晚上睡觉呼噜声很大,喉咙里像是有东西。”现在田野都害怕,不敢带小孩出门,一出门就经常生病。

  在未曝出“疫苗过期”前,金湖县的李雅慧没想过自己孩子的病症会跟过期疫苗扯上关系。

  2018年金湖县流感盛行的时候,孩子感染了流感,在医院打了半个月的点滴。李雅慧记得,当时孩子咳得厉害,医生说是百日咳。但她没有意识到,孩子早就接种的百白破疫苗,其预防作用几乎为零。之后孩子经常哮喘,至今未痊愈。

  周玲也去了妇幼保健院。她翻开两个孩子的疫苗记录本,发现除了小女儿2017年3月21日接种的乙脑疫苗,剩余45针疫苗都没有填写批次信息。

  面对聚集起来的家长,11号当晚,淮安市洪泽区妇幼保健院院长和洪泽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开了个简短的说明会。在周玲拍下的视频里,妇幼保健院院长对家长保证:洪泽区没有一支过期疫苗。

  周玲告诉每日人物,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期疫苗的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在之前,自己一直很相信政府,以为那些假疫苗只是一个新闻。

  第二天,洪泽区政府下发《告全区儿童家长书》,称家长查询疫苗出现过期、无信息等情况,系因“疫苗接种信息系统平台因更新不及时、操作人员录入差错”等造成,导致实际接种的疫苗批号与信息系统平台中的批号不一致。有疑问的家长需到区信访接待中心登记信息。

  周玲也不相信上述解释,“11号晚上医院主管说可能是批次写错了,如果所有的情况都是因为批次写错了,我不能接受”。 她觉得,这是在糊弄老百姓。

  “我们都在等说法,我也不要道歉,我只要小孩健康的身体,安全的疫苗。”周玲说。

  张自强对政府给出的说明感到寒心,“希望政府能查清楚情况,先看注射过期疫苗的孩子能不能补救,再就希望政府能为小孩之后出现过期疫苗防治的病症负责,最后就是要严查到底”。

  过期疫苗的消息,已传到了11岁儿子张晓的耳朵里。张晓追问张自强,“我到底是打了真的疫苗还是假的疫苗?”张自强不忍心告诉儿子真相,回答:“没事没事,这些消息都是骗人的,都是假的。”

  1月12号晚上吃着晚饭,张晓看见电视里出现一个残疾的小孩,指着问张自强:“爸爸,我以后会不会也是这样?”张自强无法回答,只得转移了话题。

  同一天晚上,金湖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三名男子“借机滋事,造谣蛊惑,煽动人员聚集,围堵政府大门,堵塞道路交通,扰乱公共秩序”,以寻衅滋事被警方拘留。

【返回列表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