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法院地震幕后 还原贾九翔死亡背后隐情

澳门新萄京直营赌场-vip8455.com
HOTLINE:

13978789898

三门峡法院地震幕后 还原贾九翔死亡背后隐情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19-03-12

  

  2013年5月3日上午9时,三门峡市殡仪馆正在举行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三门峡中院)的副院长兼执行局长遗体告别仪式,除了家属和死者生前所在法院系统的领导,参加者不乏当地一些政府要员。仪式场面隆重而气氛诡异,殡仪馆外的空地上,停放着不少警车。

  贾九翔之死一度引发热议。4月23日凌晨5时,49岁的贾九翔被“双规”十天之后,变成三门峡市陕县神泉大酒店内一具冰冷的尸体。该酒店前楼对外营业,后院则是三门峡市纪委的“双规基地”。

  三门峡市委宣传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只有寥寥数语:“三门峡中院副院长贾九翔涉嫌严重违纪和受贿,在双规期间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死亡。”该部新闻科负责人声称,贾九翔涉嫌违纪犯罪及心脏病发作等情节,都来自该市调查组的认定。

  《凤凰周刊》记者走访大量的法院内部人士、当地官场知情者、律师和相关利益方,还原贾九翔之死的背后隐情:当地司法系统多方利益争斗不断,法官和律师的利益输送已结成固定链条多年,贾九翔之死,令外界得以窥得暗幕一角。

  贾九翔的死因起于三门峡中院行政审判庭长韩博飞于2013年2月底涉嫌受贿被双规。办案人员在调查韩案期间,发现当地一名叫梁建峰的律师牵涉其中,2013年4月,梁建峰随即亦被调查,并向办案人员承认,曾向三门峡中院副院长贾九翔行贿,4月12日,贾九翔亦被双规,并在期间离奇死亡。

  这一关系链条的首要人物韩博飞,出生于1959年,曾就读于河南政法干部管理学院。上世纪90年代,韩从周口项城县法院调入三门峡中院,历任民一庭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审监庭副庭长和行政庭庭长。

  梁建峰小韩博飞5岁,毕业于河南省司法学校。该校亦称河南政法干部管理学院,是同一所学校的两个不同称号(2010年并入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因此韩、梁二人是校友。

  梁建峰是三门峡市最早一批取得执业资格的律师,1993年9月,他与人合作创建河南天地律师事务所,是河南第一家使用专用商标的律所。梁除了一直担任该所主任,还是三门峡律师协会副会长和三门峡市政府特聘法律顾问。

  在三门峡律师界,梁建峰素有“能力强,玩得大”之声名。当地司法界人士有一共识:律师想赢官司,须和法官搞好关系。在律师行当里,最终比拼的是人脉。梁建峰几乎熟悉三门峡法院的每一名法官和要员。

  今年1月,就有一位叫孙满屯的灵宝农民在网上发帖举报梁建峰向当地法官行贿。孙满屯称,梁曾是他的代理律师,2010年,在进行一起矿产纠纷的民事诉讼时,梁建峰说自己与一名法官关系深厚,想打赢官司,得送给这个法官1万元辛苦费。孙满屯将钱交给梁建峰的次日,即接到该法官打来的电话:谢谢老孙,钱收到了。

  2013年4月6日下午,梁建峰被两个穿便装的中年男子带出律所办公室。他离开时神色紧张地和一名实习律师对望一眼,随后一言不发地随同来人坐上一辆广州牌照的轿车绝尘而去,入夜未归,音信亦不通,梁的同事只得报警。

  警方经过查询后回复,梁建峰所乘坐的广州牌照轿车归三门峡市纪委所有,他已被带至位于30公里外陕县的神泉大酒店。“梁建峰被请喝茶”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三门峡纪委带走梁建峰是为了调查该市中级法院行政庭庭长韩博飞的受贿问题。联合办案的纪委和检察院查知,韩博飞牵涉灵宝城市信用社一笔150万元的逾期贷款案,是该案的主审法官。灵宝城市信用社胜诉后通过强制执行收回了这笔款项,但只将其中的100万元入账,剩余50万元被信用社主任、信贷员和韩博飞平分,其中韩博飞分得20万元。

  大约两三天之后,办案人员搜查梁建峰的住处,在其电脑上看到了一份行贿清单,保守估计至少有10名以上法官涉及其中。

  梁建峰被带走的次日,三门峡中院一名副院长被紧急派往北京,对外宣称“进京学习,但此举被一些人猜测为躲避风头。而身为中院副院长兼执行局局长的贾九翔则于4月12日,在一次院长主持的办公会上被三门峡市纪委带走。至此,三门峡市许多法官开始无心工作。梁建峰在三门峡律师行业深耕20多年,和许多司法系统的公务人员过从甚密。

  一名法官回忆,贾九翔被带走4天后,三门峡中级法院院长李志增召集全院中层以上干部开会:“贾九翔的事儿已经包不住了,你们如果跟梁建峰有交往的,要主动向组织说明,主动的话可以从轻处理,不交代出了问题我可不管。”次日,有两名法官主动承认曾接受过梁建峰的贿赂并退回了赃款。

  4月25日,三门峡市人大公布的公检法系统人事任免名单中,该市中院民法庭两名法官和韩博飞一起被免除原来职务,且没有新的任命。不知是巧合还是与此有关。

  有知情人士透露,律师梁建峰向办案人员交代,曾向贾九翔行贿50万元。贾九翔最初拒不承认,办案人员出具梁建峰转给其银行卡账户上的50万元转账小票后,贾又改口称是儿子盖房的借款。

  法院内部人士透露,此50万元的涉及三门峡天元铝业集团有限公司的一笔债务诉讼。当时天元铝业是被告,梁建峰是原告方的代理律师。原告赢得官司后,由贾九翔担任局长的三门峡中院执行局负责执行该笔债务,为了拿到执行款,梁建峰向贾九翔行贿50万元。

  促使这一利益输送曝光的,是天元铝业集团母公司天瑞集团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一封情况反映信,状告三门峡中院违规操作。

  事情源起2012年,债务缠身的天元铝业被众多债主告上法庭,其中三门峡中院受理的有6起以上,梁建峰是其中一家债主--三门峡供电公司的代理律师。

  债主们大多胜诉,但天元铝业无力偿还欠款,其母公司天瑞集团被债主们列为了共同被告,须赔偿欠款。

  天瑞集团一内部人士称,梁建峰此前曾给天瑞集团一财务人员打电话,希望能从他那里获取天瑞的账户信息,许诺每提供一个账号付酬100万元,被该财务人员拒绝。

  但贾九翔担任局长的三门峡中级法院执行局,还是查寻到天瑞集团在汝州建设银行的一个贷款保证金账户,并于2012年12月24日,从该账户上扣划2974万元。

  今年3月13日至18日的6天内,三门峡中级法院又从天瑞集团在郑东新区管委会计划财政局缴纳的土地竞买保证金中,分批扣划1.68亿元的款项,并冻结剩余的1.38亿元。

  天瑞集团对三门峡中级法院的行为存有异议:该账户是信用证保证金账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人民法院不得扣划信用证保证金账户的款项。

  此外,早在三门峡中院扣划天瑞集团土地竞买保证金账户之前,该账户因涉及其他的诉讼,已经分别被山东、郑州、南京等5家法院轮候查封。按照轮候原则,三门峡中院应在其他法院执行之后,才能执行该账户中的款项,但三门峡中院却越过程序,第一个划走和冻结了账户。

  因此,天瑞集团3月19日,向河南省高级法院递交了一份情况反映信,称“上述款项性质属我公司缴纳给郑东新区管委会计划财政局的土地价款,且该款项存在争议,正处于政府调解中。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应不属于执行财产范围,故请贵院依法责令三门峡市中级法院予以纠正。”

  天瑞集团是河南的知名企业,其法人李留法家族在2012年以63亿元的财富再度蝉联“新财富500富人榜”的河南首富。这封信递交不久,梁建峰和贾九翔先后被纪委带走。

  有了解此案的内部人士称,天瑞集团闻知二人已被控制的消息后,曾找到省纪委反映此事,在省纪委过问下,办案人员对梁、贾二人的审问更加重视。

  对此天瑞方则称并未找过省纪委。一位该集团内部人士称,据他们了解,在天元铝业案中,梁建峰除了向贾九翔行贿200万元,还向另一法官行贿50万元,但无法提供支撑这一说法的证据。

  4月23日贾九翔死亡后,尸体被拉到了陕县人民医院的太平间,从渑池家中赶来的妻子一见死状,当场追打该院一领导。争执发生后,法院派来大批法警,24小时看守尸体,不准拍照和挪动,家属进入医院前需先将手机和照相器材上交警方。

  而家属则在法院门口扯起“纪委打死法院副院长”的条幅抗议,引来各路媒体关注。

  陕县警方发布消息称,贾九翔死亡当日早上公安和法医即赶往现场,控制了三名参与审讯贾九翔的纪委人员,但未立即展开尸检,之后,河南省纪委和检察院组成联合调查组奔赴三门峡。

  在与当地政府部门谈判后,贾九翔的妹妹和妹夫出面,代表贾家解除了与调查贾九翔死因律师的委托协议。这起一度引起热议的事件随着贾九翔的火化而渐渐淡化。

  众多知情人均认为,贾九翔一案及三门峡法院多名法官去职,均由该院行政审判庭长韩博飞被双规而起。

  裕鑫公司在开发一个安居房保障工程时,因土地手续问题与三门峡市国土资源局发生纠纷。双方先是通过三门峡市仲裁委调解,仲裁委下达了支持国土资源局的裁决书。裕鑫公司不服裁决,又向三门峡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裁决。

  该案的审判长正是三门峡中院行政庭庭长韩博飞。2012年9月20日,法院作出了(2012)三行执审字第1号行政裁定书,认为裕鑫公司与三门峡市仲裁委不是平等主体的民商事法律关系,不属仲裁范围,由此下达了对仲裁委的裁决书不予执行的判决。

  这个判决引起三门峡市仲裁委不满:如果判决生效,会影响今后仲裁委受理类似的案件。

  三门峡市仲裁委副主任由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崔晓战兼任,有媒体记录,判决下达前的2012年9月17日,崔晓战给三门峡中级法院院长李志增写信,标题为《关于仲裁裁决申请执行问题的反映》,信中建议,“今后三门峡仲裁委仲裁裁决的执行,由立案庭立案后直接转执行局办理。”李志增在9月26日的批示是:“立案庭对此问题进行研究,原则上,非诉的仲裁案件的执行应经由执行局审查执行。”此批示被一些人解读为暗示韩博飞不应接手此案,并向三门峡仲裁委示好。

  彼时,李志增刚刚从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位置上调任三门峡,担任院长的同时还在读香港城市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毕业于郑州大学法律专业的李志增和政府法制办主任崔晓战系校友,又是豫北同乡。

  一位法院内部人士分析,李志增作出如此批示的原因,或许因为不愿法院和政府树敌过深,不利工作的开展。来自法院内部的消息称,该院曾就开会讨论过该案,法院管理层希望此案由行政庭改到民事庭审理,但被韩博飞拒绝了。

  三门峡中院曾派韩博飞去国土资源局交换意见,借以缓和双方紧张关系。一位知情人士说,韩却带去了一份审理意见,引用证据和法律条款,得出对国土资源局的不利结论。多位法院内部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中级法院高层曾找到韩博飞,劝其放弃此案,作为交换,可以为其解决副县级待遇。韩拒绝说:换岗位可以,但得等我把手头的案子办完再说。

  此后,三门峡中级法院召开的一次班子办公会上,有领导提出,韩博飞有两次重要会议没参加,应该撤职。投票表决时,另一位副院长出面解释,韩一次没参加是因为出差办案,另一次向其请了病假。

  2012年11月23日,三门峡中院以审判委员会的名义下达(2012)三民执审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本案系民事案件,原裁定程序错误,应予纠正。裁定如下:一、撤销(2012)三行执审字第1号行政裁定;二、本案由本院民事审判庭予以审查。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此裁定推翻了之前韩博飞担任审判长的裁决意见。《法制日报》今年年初的一篇报道中,将审委会的裁定称之为“枉法裁定”,而韩博飞在接受采访时也直言领导干预正常办案。至此,韩博飞与中级法院高层的矛盾愈加激烈和公开化。该院领导曾以清理积案的名义,要求韩交出手头正在办理的所有案件,改由政治部重新审理。

  2013年1月15日,韩博飞秘密前往山西省运城市,在网通公司的营业点向中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发出一封实名举报信。记者掌握的举报信底稿和发票复印件显示,韩博飞的举报信以明码电报的形式发出,原文如下:

  我是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韩博飞,因公证司法,遭到院长李志增的打击报复,先操纵审委会集体枉法裁判,将正确的裁定撤销;剥夺行政庭正常审判职能,将正在审理的行政案件强交民事庭审理。这一系列严重违法不仅造成重大损失和恶劣社会影响,也造成司法混乱,若不及时纠正,将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鉴于此,我实名举报,请你尽快派人调查落实、查处。以维护国家法律和司法权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这封花费148元的明码电报发出一个多月后的2月27日,韩博飞被三门峡市纪委人员从办公室带离,另有七八人在办公室搜查。

  三门峡中院内部人士介绍:几天后的三门峡全市政法工作会议上,一位市领导宣布韩博飞涉嫌违法办案被双规,当时并未说明其存在受贿情节。该领导又专程到三门峡中院召集全院干警开会:“双规韩博飞不影响法院全年文明奖”。三门峡中院属省级文明单位,每月每人有300元的额外奖金,按照惯例,如果有人因犯罪问题被查处,文明单位称号和职工奖金将被取消。

  之后,该院领导层召开会议,对韩博飞进行了“双开”的投票表决,11个领导中,以6票赞成5票反对的比例开除了韩博飞的公职和党籍,副院长贾九翔是5个投反对票的领导之一。而纪委方面,则对韩博飞的关系网进行了排查,梁建峰很快被纳入了视线。

  韩博飞被批捕后的4月25日,经由三门峡中院政治部重新开庭审理,裕鑫公司输掉了官司。该公司法人代表邵军曾在网上实名举报过该院领导,如今邵不愿再谈及此案:“里面的水太深了!”

  在三门峡中院内部,对韩博飞有不同的评价。有人说他为人耿直,执法公平,在长期办理行政官司时,只要当事人诉求合法,会秉公办理,因此开罪了不少政府机关。也有人说他个性张扬,顶撞领导,曾公开要官要位。

  同事和熟人间流传着关于不少韩博飞的不少奇闻异事。韩博飞出身贫困,少年丧母,父亲供养兄妹4人上学。韩小时候曾经借别人的猴子和铜锣,在街头耍猴挣饭吃,上班之后喜读哲学和逻辑学,家中藏书价值20万元以上,这是他一笔对外炫耀的财富。韩的一位老同事告诉记者,1994年,韩博飞和另外3名法官被人举报受贿2000元到3000元不等,检察院调查期间,其余三人因为认罪退赃较早获释,而韩博飞坚决不肯承认,检方将他关进看守所5个月后,没有查到确实证据,韩得以获释。

  韩出狱后立即带着老婆到检察院楼下大骂检察长,无奈之下,检察院只好派两名处长到其家中安抚,给韩两个孩子每人1000元的压岁钱,以此作为拘押韩博飞5个月的赔偿。

  有法官说,个性张扬的韩博飞对每一任院长几乎都不买账。他曾多次顶撞前任法院领导。有一任院领导亲属在三门峡市纪委任职,有一次到行政庭找韩博飞,要求查看一起案件的卷宗,韩博飞一句“纪委无权干涉法官正常办案”,当场回绝。

  而后,韩到该院领导办公室大闹,甚至一度打110报警,声称自己遭受院领导人身威胁。

  一位法院退休人员回忆,由于屡屡顶撞领导,韩博飞一直没有获得和其法院中层正职相匹配的副处级待遇。按照行政程序,三门峡市中院应向人大报送公职级别名单,该院对韩未列入名单的解释是:韩博飞办理的一起案件曾被省高院纠错,按照规定不能为其报送副处级。

  不久前,一位曾接触过韩博飞的人士告诉记者,韩博飞说,“纪委没有刑讯逼供,检察院没有刑讯逼供,我能活着走进看守所,已是万幸。”彼时,他已获悉副院长贾九翔死亡的消息。

【返回列表页】